你的位置: 正点财经 > 股市学院 > 股林秘籍 > 正文

复制巴菲特:价值投资私募基金三人谈(2)

   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如何利用财务分析和研究报告?
  李驰:假如这个企业确实好,你又是在不贵的时候买的,那可能不需要太多的财务分析,想想这个公司值不值现在这个价钱,就行了。大多数企业看一下市值就知道不值那么多钱,以后也就不用太关注了,真正值得关注的好企业极少。我们相信自己化繁为简的能力,不用看很多报告的推荐文章,关键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。公开信息很多,大家的差别不在于你能不能获取信息,而在于对信息的判断。事实上,我们是充分利用公开信息进行投资的。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进行价值投资是不是需要关注企业家的能力?
  李驰:我们希望找到一个好的企业,几十年如一日、甚至是“永恒生命”的企业。当然最好是一个各方面都优秀的人在管理,但理论上管好公司并不一定非要能力特强的人。从美国来说,公司成长性很大程度上靠系统而不是个人,巴菲特愿意投资这样的公司。中国的情况相对复杂,我们的投资确实考虑了一点中国特色。
  在我们眼里,万科和招行都是到了可以长期持有的时候了。这两个公司已经到了什么人去做总经理都没有关系的地步。还有就是招商局、华润、中信,不管谁做老总,都不会影响这个公司的发展。这样就不必太介意人的因素了,它们已经是一个比较好的系统。
  不好的系统是什么呢?就是家族式的管理、集权式管理,对于这类公司,你必须盯着这个老板,这个人变动了很可能这个公司就不行了。但是招行、万科都已经度过了这个阶段,我们很看重一个依靠制度来管理的成熟团队。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你所管理的资金有没有收益率方面的压力?
  李驰:相对而言,私募基金这方面的压力比较小。我们非常注重和客户的沟通,只有认同我们理念的投资者才能成为我们的客户。一个不理解你的客户是很难持续跟着你的。因为如果要追求短期收益,我们没有任何优势,短期内就算胜过人家也只是运气。但就长期收益来看,我们的回报是相当可观的。多年赚钱的经历培养了我们独特的自信和从容,我们的投资已有了不会输的感觉。
  投资于卓越的公司
  只投在行业中处于第一位的优秀企业,这是目前李驰的投资思路,因为真正值得关注的好企业极少。在这种原则下,同威公司管理的资金去年就投资了万科(000002)、招商银行(13.1,0.38,2.99%)(600036)等股票。现在的盈利已经非常可观,但不要忘记,其实大家几年前都有机会。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你们怎样选择股票?
  李驰:如果要做出终身持有的投资决策,就必须发现卓越企业,或者叫几十年持续成长的企业。大家都说要找涨10倍的股票,我说首先你要找到未来10年赚钱能增长10倍的公司。今年赚1千万,明年增长20%就是1200万,连续10年呢?就是6200万了,买进卖出时股价都按10倍的PE算,股价要涨多少?6.2倍。如果到时候PE变20倍了,那就涨12.4倍。现在大家都讲确定性,这就是最确定的。通过公开信息,在不造假的假设下,基本上就能把一个好公司的未来预测得较准确,不用去读金融研究生,投资没那么复杂。
  比如招行现在一年赚四五十个亿,年均增长个百分之二十几,按上面的算法,10年之后就能赚个三四百亿,假设招行不再增发,按30倍PE估值10年后股价自然能涨八九倍到100元。这个是不难预测的。招行的信用卡越发越多,开的网点越来越多,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大,管理水平越来越有提高,这都是看得见的。
  我们现在的思路,是只投在行业中处于第一位的优秀企业,比如我们认为金蝶比用友优秀,赤湾比盐田港(8.95,0.16,1.82%)优秀。第一是指综合竞争力,不一定是市场占有率第一。另外,就是在市场上找到明显便宜的东西,因为我们的眼光能看到它未来2到3年、甚至更长时间后的结果,这就是我们的投资风格。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听说你们很早就投资了万科和招行,当时是怎么判断的?
  李驰:“只投行业内的第一”是我们最重要的选股标准之一。当时我们决定投资时,只知道这些股票放在手里,过3到5年、甚至10年是会赚大钱的。买进的时候,考虑的是这些股票一年之内不会输钱,首先万科是地产股龙头,而且利润、持续性都是可以看清楚的。就算宏观调控,即使房价掉一点,通过销售数量的增加,增长还可以维持,甚至往上。另外全球资本对人民币升值的投机可能导致它的估值提升。还有就是华润当时发了一个行权价3.73元的认沽权证,当时股价就在3.8元左右,我觉得华润都愿意在这个价位去买,说明风险很小。万一跌了我们就卖给华润,几乎不输钱,往上涨全是利润。
  讲到银行股,应该就是投资招行,它不是国内最大的银行,但成长性它是最好的,管理水平在中国银行(3.64,0.03,0.83%)业中也是最优秀的。这些在公开的研究报告里都写了的,我们只是比市场大多数人先行一步相信这些报告而已。当大家还在玩“寻宝游戏”的时候,我们就以实际行动做“确定性”的投资了,在香港市场的投资经历对我们在国内的投资帮助很大,让我们的视野更宽广,看得更长远一点。
  对招行和万科的投资我们就想到不会输,我们也没想到市场奖励我们的时间来得这么快。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有人说两三年内招行可以看到50元,这是不是太疯狂?
  李驰:两三年到50元肯定是高估了。但以10年来看,我已经说过,80元也不算贵。
  当然了,随着市场做多趋势的强化,一旦市场趋向认同,会像美国的“漂亮50”一样,许多好公司完全可能被炒到60倍PE甚至更高。如市场出现60倍PE的蓝筹股估值,两三年内招行到50元也是可能的。
  我们假设今年招行赚58亿元,(因为招行已经承诺不低于55亿元,一般香港上市公司对第一年盈利预测是留有一定余地的),未来两年年均增长35%(银行今年平均增长30%,龙头应更高些),则2008年盈利为105亿元,60倍PE则市值为6300亿元,除以总股本147亿股,则每股达43元。不就离50元不远了!牛市里面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。
  什么叫疯狂?当初香港上市的联想,金融风暴后从2元涨到16元的时候大家都觉得疯狂,谁会想到在2000年股价就涨到每股整整70元。就两年多就翻了35倍!
  当然这都不是价值投资研究的问题,这是趋势投机。讲投机现在就应该大胆地买,因为还有三四倍空间,但这也可能是“空中楼阁”。对于这样的品种,我们在很低的时候发现了,大胆买、多多买。现在我也不卖,也许可以等到40元的时候。但我自己肯定不会在这个价位再做投机性买入了,我们现在已发现有许多更好的机会。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请介绍一下你们过去几年一些经典的投资案例,如重仓投资赤湾B股、骏威、金蝶等的投资决策。
  李驰:其实道理和过程都很简单。赤湾是招商局很早就投资在深圳西部的码头,骏威就是半个广州本田,金蝶是中国最优秀的软件公司。它们都是盈利很好的公司,我们只是在认为便宜的时候买入了。股价短期的涨涨跌跌我们根本不计较,也明白我们没有能力去把握市场的涨与跌。我们只是做一个长线理性的抉择,按照这个思路,有一天当你最终卖掉这个股票的时候,你会发现赚大钱这个过程是很漫长的。大多数人没有这个耐心。
  就金蝶的投资来说,如果我们是公募基金经理早就下课了,去年4月它跌到一元多的时候就是我们的“休息日”,老板是不会给你机会等到今天的(现在金蝶的股价是4元左右)。所以,我们对自己的风格和可能产生的结果非常清楚。有时候我们自己都觉得自己想得太长远,难觅知音。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这么长时间的投资,可能会经历很大的市场波动,你觉得应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?
  李驰:市场的波动其实根源于人性,对人性的理解和利用,是另一种赚钱的方法。就拿股市在荷兰诞生之后的这400年来说,人的贪婪和恐惧没有任何变化,都是看见跌就害怕、看见涨就蠢蠢欲动,过几年就一个轮回。这400年来的市场波动其实很简单,就是画两条PE区间线,低的时候是十倍甚至几倍的PE,高的时候30倍到60倍的PE,400年如一日,永远在这两条线之间波动。你掌握了这个规律,再加上足够的耐心,就可以赚大钱。400年的波动规律给机会让你发财,只不过每次高低会有一点不同。你在赚钱后卖了,再涨一些,都没关系。除非是神仙,不可能卖到最高点。你只要在高PE区间卖掉都对,然后就一个字“等”,当然这个等的时间是很长的,要耐得住寂寞。
  总的来说,就是以投资的心态买入好公司股票。只想买的时候10倍PE,卖的时候也是10倍PE,但是如果到卖出那年公司业绩翻番了,那时候10倍PE卖我就赚一倍了。但是市场疯狂起来,也可能卖到30倍PE,结果就赚了五倍。我们很多投资都是这样,当初买的时候只要求不输,有分红就行,并没想着要赚多少,结果以这种心态买的股票往往都赚很多。因为卖的时候市场的平均PE变高了,热闹的牛市额外给了我们“加餐”。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具体来说最近几年股市的趋势应该怎样做?
  李驰:我自己对牛市熊市以PE来定义,牛市就是市场平均PE不断变大的过程;熊市就是平均PE不断变小的过程。照现在的趋势看,牛市是应该可以延续到2008年的,到时候市场平均PE也是可能达到30倍到60倍之间的。因为有奥运这个大概念,全球资本绝不会袖手旁观错过这次正宗中国概念的“夜宴”。1997年香港回归这个中国概念还不算正宗,但市场当时已极度疯狂。
  一般来说,牛市总也有个两三年时间,这个过程中市场平均PE越来越高,风险越来越大,参与的人越来越多,正好给低价买进的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卖点。当然这不算是价值投资研究的范畴,而是利用市场趋势来赚钱。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听起来你的投资理念似乎并不复杂,是因为有很好的市场感觉吗?
  李驰:投资更像一门艺术,靠的是眼光和悟性。要说有理论也就是一个不成学科的“格栅理论”。这个词是芒格创造的,就是天文地理、鸡毛蒜皮啥都摸摸,然后融会贯通,从这里面悟到应该怎么做。掌握市场的拐点很难,但是有一句话是对的,热闹的时候卖出、冷清的时候买进永远不错。另外多到世界各地去走走看看,也对培养市场感觉有帮助。
  《证券市场周刊》:谈谈你们的财富观吧。
  李驰:芒格说,人生不要把自己撑得太满,撑太满是要破的,意思就是说,把目标定得太高,什么时候你都会觉得不知足。当你把目标降低的时候,你会很快乐,这是他的人生观,也是他的投资观。如果我们的目标就是不输,赚个几倍还不满意吗?钱是赚不完的。中国有一句话叫“知足者常乐”,我们就算是财富知足者吧。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意见反馈 | 合作伙伴 | 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
正点财经网所载文章、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